W画廊

节选自自由撰稿人(La Repubblica, Vogue Italia)玛丽亚·格拉齐亚·梅达(Maria Grazia Meda)的文章:

“这不仅仅是一个画廊,这是一片沃土。这里有着疯狂的故事。”  W画廊的创造者艾瑞克·兰顿(Eric Landau)是一个现实主义的梦想家:他善于发掘那些艺术先锋,那些创意天才。
1997年,艾瑞克·兰顿(Eric Landau)结束了在安达卢西亚(Andalusia)长达七年的生活与工作,他带着疯狂的想法和美丽的愿望来到了巴黎蒙马特地区(Montmartre):(人们称蒙马特为“安达卢西亚的一个村庄”。)“创造” 鲜活的当代艺术家,发现所有当代艺术的可能性,资助有才华的艺术家持续创作从而以构建一个完整的艺术生态体系。于是,在蒙马特这个文人墨客的摇篮,这个由毕加索(Picasso),马蒂斯(Matisse),布拉克(Braque),费尔南德·雷格(Fernand Léger),乌特里略(Utrillo),阿波利奈尔(Apollinaire),科克托(Cocteau)等共同创造出巴黎黄金时代的地方…… 新的当代艺术潮流沿着大师之路,再起波涛。
如所有创业者在创业初期的遭遇一般:为推广艺术家,兰顿利用了所有可利用的场地:大楼的墙上,房地产中介机构“出租/出售”的标志旁……他租用了附近街道上的一处简房作为工作室…有人说埃瑞克·兰顿“疯了”。然而怀揣着对艺术强烈的热爱与坚定的信念,他从未停下过在艺术道路上的脚步。
命运对怀抱梦想的人总是格外眷顾:W画廊在不断的积累中逐渐走上正轨,在艺术圈中声名鹊起。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加入到兰顿的艺术空间中。随着W画廊业务的扩张,画廊也从一个小工作室迁至更大的空间—前Baguette de Bois。150多年来,这里一直是巴黎最大的手工艺者聚集区,吸引了20世纪末众多艺术家来此创作。
事实上,艺术行业中最关键的因素还是艺术家。W画廊的二十多位核心艺术家,其中包括特洛伊·亨里克森(Troy Henriksen):他激情澎湃,绘画作品色彩绚丽而带有文字性;让·马克·达拉内格拉(Jean-Marc Dallanegra),他在油画创作中展现出了源源不断的创作力量…W画廊仅展览当代艺术家的作品,只有一个例外:雷蒙德·海恩斯(Raymond Hains)。
当代艺术如街道,如世界。 W画廊使艺术生动而自由的在不同场所出出进进:它提供给艺术家安置作品的场地;  让展览场所有艺术家及其作品之间互相给予生命力。它把观看的权利交给来往行人,如若有幸这种互动方式不只局限于观看,那便是更有趣味了…
作为艺术创作和展览作品的地方,W画廊它自身带有创造力与活力,那是一种我们从未见过的力量。W画廊是一个可以激发灵感的空间:这里每天都会产生新的火花。走出画廊,艺术家们举行各式各样的活动:城市艺术,绘画,摄影,雕塑,装置…音乐,甚至烹饪…,W画廊接受一切艺术形式以任何方式呈现。画廊一直有新鲜事情发生和举办:兰顿曾将晚餐搬进画廊,纳过了一百五十人共同坐下用餐; 它还曾经被当作创意实验室;举办过音乐会;   做过行为艺术表演;举办过颁奖仪式;也曾成为秀场,儿童工坊……
这里是结识新朋友的好地方。W画廊从未停下过它探索世界的步伐—参加商业性展览:从法国南部的雷岛到卢森堡;从巴黎到新西兰的Hugues Chevalier商场。此外,艾瑞克·兰顿(Eric Landau)还曾与W画廊的艺术家在1999年陪同法国国家队参加了美洲杯帆船赛。在波士顿,纽约的66号公路,在北京,在普吉岛…都留下过W画廊的足迹…
W画廊一直在做的是将自己向外“抛出”的动作,它充满了勇气与冒险精神:将自己投诸空白,加上赌注,弃于街道,像对待生命一样投入。你可以说它是疯了,要是疯了就是活着的话。无论是在世界上,在生活中,还是在空间和时间概念中,我们都可以说它永远自由,永远“随处可栖”。在这个世界上,你必须疯狂一点,才能过上想要的生活并遵循自己的想法。
它不是一个画廊,它是一个宇宙,以空间和时间为度量。
它通过发现自己而改变着我们的生活:它改变了蒙马特和那里的居民;它改变了这些艺术家,收藏家,等等。W画廊好似一个摆渡人,将运河两岸遥遥相对的行人渡往彼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