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国文化


法比恩·夏隆Fabien Chalon « On a tous un petit Hermès en nous »

一个特别的周末夜晚,“艺术家与机器人”在W画廊开展,展览将持续到58日。今天我们有幸的观看到造型艺术家法比恩·查隆(Fabien Chalon),这位前核物理工程师利用用纯电子机械原理制作出的精美的,充满诗意和机械美的小型戏剧。

<黎明中的雪>法比恩·夏隆(Fabien Chalon)

我们确立提升想象力的第一个原则:在所有的隐喻中,高度,提升,深度,堕落和坠落的隐喻都是非常显而易见的。没有什么能够解释他们,因为他们已经解释一切。更简单来说:当我们想要他们生活,想要感受他们,尤其是比较他们时,我们意识到他们具有重要的标志,并且比其他人更自然。相较于视觉隐喻他们更吸引我们,不仅仅局限于生动的形象。但在1943年,加斯东·巴什拉德(Gaston Bachelard )发表了了空气与梦想L’air et les songes),关于运动想象力的文章,这些文字便是这一文章的节选。法比安·夏隆(Fabien Chalon) 经常说:他的艺术作品,他的机器有利于上升。其中的一部分目前在巴黎的W画廊展出。

<“安瑟林先生”与“伊蕾娜的嘴”>,法比安·夏隆(Fabien Chalon)

«

神话是我们想象力的源泉。这是我们获得比我们更大的途径。

»

«

神话是我们想象力的源泉。这是我们获得比我们更大的途径。

»

<序列>,法比安·夏隆(Fabien Chalon)

« 我赞赏从物理学家的思想中逃脱出来的力量。

»
«

我所有的工作都集中在让人们走自己旅途的愿望上。

»


音乐程式 : 雅克·伊热兰,“我说过”(雅克·伊热兰"Jacques Crabouif Higelin”1971年的专辑,仅这张专辑上属了他的名,及绰号,Crabouif)。我们听到在开始时孩子的声音片段来自他五岁儿子亚瑟·H(Arthur H)。

片尾字幕 : 莫德·奥克塔林(Maud Octallinn),“我喜欢你这些动作片中的人物形象”。